您的位置: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 > 医学科学 > 调查:上海华联药厂几种药品挤在一条生产线上

调查:上海华联药厂几种药品挤在一条生产线上

2019-12-16 22:23

基本信息甲氨蝶呤(氨甲蝶呤,氨甲叶酸)

药厂操作人员出错致药品被污染 昨天上午,来自上海市药监局向国家药监局的最新报告显示:上海医药上海华联制药厂生产的鞘内注射用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药物损害事件,属于重大药品生产质量责任事故。其原因现已基本查明―――华联制药厂在生产过程中,现场操作人员将硫酸长春新碱尾液,混于注射用甲氨蝶呤及盐酸阿糖胞苷等批号的药品中,导致了多个批次的药品被污染;华联制药厂有关责任人在前期的卫生部与国家药监局联合调查组调查期间,以及后期的公安机关侦察中,有组织地隐瞒违规生产的事实。 药厂被处以《药品管理法》规定的最高处罚 针对调查结果,上海市药监局昨晨向国家药监局报告,已依法吊销上海华联制药厂所持有的《药品生产许可证》,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并对其处以《药品管理法》规定的最高处罚。同时,上海市公安机关已对相关责任人实行了刑事拘留,并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安抚与理赔工作小组启动相关赔付工作 同时,上海方面表示,上海市政府已责成上海医药成立安抚与理赔工作小组,启动相关赔付工作;卫生部门则继续开展患者的治疗工作。 卫生部门在药害事故发生后,为受害患者派出的神经内科专家诊断表明:混入长春新碱的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注射剂,在注入患者体内后,对身体的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了严重损害,导致绝大多数使用问题药品的患者,下肢疼痛、麻木、继而萎缩,无法直立和正常行走。 “几种药品挤在一条生产线上生产” 调查 12月6日傍晚,位于上海共和新路1405号的上海华联制药厂,一片寂静。 厂门口已没有任何挂牌,厂院内了无人声。除了传达室内围坐的几个身着蓝色工作衣,相对无言的工人,几乎没有任何表征可以证明,这里曾经是一家有60多年历史的国营制药老厂。 昨日,国家药监局证实,因生产数批次劣药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上海华联制药厂已被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 生产制剂楼已被查封 一位留守值班的工人说,到9月初,工厂就全面停产。厂子里最大的建筑,是生产制剂楼。楼前的玻璃大门紧闭,上面贴着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封条。大幅的查封令上,当事人一栏,列明为上海医药有限公司华联制药厂,责任人一栏,写着该厂的法人代表:顾耀明。 查封令还详述了查封原因:因当事人涉嫌生产不合格药品存在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重大隐患,本机关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食品等产品安全监督管理的特别规定》第十五条第项之规定,决定对制剂楼三楼车间,原辅料仓库、成品仓库、留样室予以查封。 查封令发出的时间,为2007年9月8日。 查封令所指的不合格药品,就是在今年7、8月间,对全国上百位白血病患者,造成下肢严重神经系统和行走功能损害的注射用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 一位留守值班的工人说,自从7月份药品出现问题被曝光后,工厂的生产就陷于三天两头被调查的状态。到9月初,工厂就全面停产,全厂几百号工人,都下岗回家休息,等着恢复生产或者是被分流的通知。 各地的不良反应报告 一些白血病患者服药后出现行走困难等神经损害症状 追溯这场“甲氨蝶呤”事故,还得回到四五个月以前。 今年7、8月份,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分别接到上海、广西、北京、安徽、河北、河南等地的报告反映,部分医院在使用上海华联制药厂部分批号的鞘内注射用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后,一些白血病患者出现行走困难等神经损害症状。 甲氨蝶呤,主要用于急性白血病、骨肉瘤等肿瘤治疗。盐酸阿糖胞苷,也是治疗白血病最常用的药物之一。 于是,国务院指示卫生部和国家药监局联合成立工作组,与上海市卫生和药监部门,共同对上海华联制药厂有关药品的生产、运输、储藏、使用等各个环节存在的问题开展深入调查。 同时,国家药监局和卫生部先后数次联合发出通知,暂停生产、销售和使用上海华联制药厂部分批号的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 9月5日,卫生部和国家药监局再次发出通知,暂停生产、销售和使用该厂所有批号的注射用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 暗藏问题的生产线 同一生产线,在生产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前,还生产过硫酸长春新碱注射液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一位参与事故处理的药监部门专家介绍,联合调查组专家在上海华联制药厂的现场调查中,通过与工人的聊天和生产记录查询,发现同一个生产车间的生产线,在生产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前,还生产过硫酸长春新碱注射液。 顺着这条线索,9月,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发现,在此前报告的所有引起患者不良反映的问题批号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中,均混入了微量的硫酸长春新碱。 依据这一调查结果,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立即查封了该厂有关生产车间,查找混入硫酸长春新碱的具体原因。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则开展动物实验,进一步验证混入长春新碱与患者肢体损害的关联性。 同时,另一个问题的追查也在展开―――甲氨蝶呤和阿糖胞苷中,为什么会混入硫酸长春新碱呢? 上海市公安机关介入调查。 根据昨天来自上海市药监局向国家药监局的最新报告显示:原因基本查明―――华联制药厂在生产过程中,现场操作人员将硫酸长春新碱尾液,混于注射用甲氨蝶呤及盐酸阿糖胞苷等批号的药品中,导致了多个批次的药品被污染。 目前还不明朗的是,混入的硫酸长春新碱,是否是人为恶意投放?

英文/拉丁名称:Methotrexate

别名:氨甲叶酸,威力氨甲蝶呤,氨克生,Amethopterin,MTX,Emthexate,FarmachemiceB.V,Farmothrex。

DL-Amethopterin hydrate

4-Amino-10-methylfolic acid

DL-4-Amino-N10-methylpteroylglutamic acid

Methotrexate

Methylaminopterin

制剂/规格:片剂:5mg、10mg。粉针剂:5mg、20mg、100mg、500mg、1g。

类别:抗肿瘤药

主要成分与剂型:本品主要成分为甲氨喋呤。 甲氨蝶呤分子式:注射剂、片剂

性状本品 甲氨蝶呤片剂为橙黄色结晶性粉末。本品在水、乙醇、氯仿或乙醚中几乎不溶;在稀碱溶液中易溶,在稀盐酸中溶解。

药理毒理四氢叶酸 注射用是在体内合成嘌呤核苷酸和嘧啶脱氧核苷酸的重要辅酶,本品作为一种叶酸还原酶抑制剂,主要抑制二氢叶酸还原酶而使二氢叶酸不能还原成有生理活性的四氢叶酸,从而使嘌呤核苷酸和嘧啶核苷酸的生物合成过程中一碳基团的转移作用受阻,导致DNA的生物合成受到抑制。此外,本品也有对胸腺核苷酸合成酶的抑制作用,但抑制RNA与蛋白质合成的作用则较弱,本品主要作用于细胞周期的S期,属细胞周期特异性药物,对G1/S期的细胞也有延缓作用,对G1期细胞的作用较弱。

药代动力学用量小于30mg/m2时,口服吸收良好,1小时~5小时血药浓度达最高峰。部分经肝细胞代谢转化为谷氨酸盐,另有部分通过胃肠道细菌代谢。主要经肾排泄,大多以原形药排出体外;小于10%的药物通过胆汁排泄,T1/2α为1小时;T1/2β为二室型:初期为2~3小时;终末期为8~10小时。少量甲氨喋呤及其代谢产物可以结合型形式贮存于肾脏和肝脏等组织中长达数月,在有胸腔或腹腔积液情况下,本品的清除速度明显减缓。清除率个体差别极大,老年患者更甚。

功能与主治全身用药治疗绒毛膜上皮癌、恶性葡萄胎、各类急性白血并乳腺癌、肺癌、头颈部癌、消化道癌、宫颈癌及恶性淋巴瘤等。

动脉插管灌注对头颈部癌和肝癌有较好疗效。

大剂量甲氨蝶呤辅以甲酰四氢叶酸钙救援(HDMTX-CFR疗法),作为骨肉瘤、软组织肉瘤、恶性淋巴瘤、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并乳腺癌、卵巢癌。小细胞肺癌等术后辅助化疗或晚期病变全身治疗有一定疗效。

适应症与剂量用法适应症主要适用于急性白血病、乳腺癌、绒毛膜上皮癌及恶性葡萄胎、头颈部肿瘤、骨肿瘤、白血病脑膜脊髓浸润、肺癌、生殖系统肿瘤、肝癌、顽固性普通牛皮癣、自体免疫病。

本品为抗叶酸类抗肿瘤药,主要通过对二氢叶酸还原酶的抑制而达到阻碍肿瘤细胞DNA的合成,而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与繁殖。本药选择性地作用于S期。

在用甲氨蝶呤后,加用甲酰四氢叶酸钙,可直接向细胞提供四氢叶酸辅酶,避开甲氨蝶呤的抑制作用,以减轻其细胞毒的毒性作用。

临床用于急性白血病,尤其是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绒毛膜上皮癌及恶性葡萄胎等效果较好。对头颈部肿瘤、乳腺癌、肺癌及盆腔肿瘤均有一定疗效。

剂量与用法1 治疗白血病 通常成人口服2.5mg~10mg/日,总量约50mg~150mg。儿童1.5mg~5mg/日。

2 治疗绒毛膜上皮癌等 10mg~20mg/日,肌注或口服,亦可作静滴,连用5~10日,疗程量为80mg~100mg。

3 治疗头颈部癌或妇科癌 10mg~20mg/次,动脉插管给药,每日或隔日1次,7~10次为1疗程。

本文由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调查:上海华联药厂几种药品挤在一条生产线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