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 > 生命科学 > 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

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

2019-10-15 16:26

合肥董铺岛,因岛上集中了中国科学院几家研究所而得名“科学岛”。不仅如此,这个不大的半岛还在全国科技创新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岛上拥有两个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2018年12月14日,第三个科学装置——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也正式开启园区建设。

参观EAST

2018年9月,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侯建国在合肥调研时强调,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大科学装置群建设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大科学装置群的建成,对中科院而言是极其宝贵的资源。希望大科学装置群的领导者和研究人员积极创新,敢于突破,形成值得借鉴的改革经验并推广全院。”

图片 1

在机制体制改革和装置不断升级的带动下,2018年,合肥光源在历史上首次实现关键技术人才倒流——4名关键技术人才引进或回流。其中,引进了两名技术“百人”,还吸引了一位已成为国际知名技术专家的毕业生回国加盟。另外还引进了30余名技术人才。

7月6日,中科大校长包信和,副校长朱长飞,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主任陆亚林一行调研合肥研究院。

大科学装置是指通过较大规模投入和工程建设来完成,建成后通过长期的稳定运行和持续的科学技术活动,以实现重要科学技术目标的大型设施,是国家创新体系中最核心的基础力量。20世纪中叶以来,几乎所有关于物质结构研究的重大成果都和大科学装置有着关联。彼时,全国拥有二三十个大科学装置,分散在各单位,相互之间并未形成合力,且面临着人才队伍流失的窘境。

包信和表示,多年来,中国科大与合肥研究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未来,双方应在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的机遇下,继续加强科教合作,为我国的科技创新发展贡献应有的力量。

合肥大科学中心的诞生在促进中国科大和合肥研究院的科教融合、协同创新方面更上一个台阶。例如,双方共建了中国科大核科学技术学院、环境科学与光电技术学院,自2014年起,合肥研究院学生全部纳入中国科大学籍。

图片 2

2016年12月,合肥大科学中心通过中科院验收,正式运行。相隔仅一个多月,2017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科技部复函同意安徽省建设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科技航母”即将起航。

此外,包信和一行还参观了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

曾经,这是一副令人魂牵梦萦的场景:大科学装置吸引了全球成千上万名科学家汇聚于此,并激荡释放出源源不断的思想和智慧火花……由此,合肥或将成为媲美美国湾区、日本筑波的著名科学城。

参观强磁场中心

2014年11月,随着中国科学院合肥大科学中心(以下简称合肥大科学中心)的诞生,众多科学人的梦想正在变为现实。

图片 3

随即,陆亚林等人投入紧张的前期筹备工作。他牵头申请了一个软课题,走访了美国伯克利的先进光源ALS、英国纽卡斯尔科学城等世界著名科学中心。

座谈

■本报记者 陈欢欢 张楠

座谈会上,合肥研究院院长匡光力简要介绍了研究院的基本情况,包括历史沿革、科研实力、部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学科方向等,并就研究生培养、学科建设、科技交流,以及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科学中心的建设情况与包信和一行进行了热烈讨论。

包信和认为,大科学中心的建设就是着眼于未来的。“这些大装置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一定能够直接转化为经济贡献吗?这个现在还很难估计,但能肯定的是,它对科学研究的贡献将会是很直接、很巨大的。”

《中国科学报》 (2019-05-10 第4版 综合)

双方启动了联合培育基金,要求由中国科大和合肥研究院组成的团队联合申请。目前,联合基金已组织了5次项目申报,资助了82个培育项目,发表SCI论文829篇,申请专利132项,获批专利24项。“双方科研力量各有所长,以前的技术力量协同不起来,现在则可以互通有无。”陆亚林说。

未来,依托大科学装置,合肥大科学中心将瞄准国家“十三五”规划,在核聚变与等离子科学、量子功能材料、物质科学与生命科学交叉三大主攻方向组织前沿交叉创新团队,产出重大科研成果;建立相对独立的管理体制机制,探索将中心建成中科院科研体制机制改革和政策创新的实验区;积极参与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

此外,2011年和2013年,中国科大和合肥研究院以双聘制互聘60多位研究员、教授,实现互评互认。成立合肥大科学中心之后,根据年度考核结果对他们提供增量绩效奖励,成效显著。

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自2010年试运行至今屡创纪录,2017年建成全球第二个40特斯拉稳态磁场,3台水冷磁体技术指标创世界纪录。稳态强磁场的超强吸引力,也让张欣等“哈佛八剑客”回国效力。

2016年1月,合肥光源完成重大升级改造;2017年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通过国家验收;2018年底,“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启动建设;第四代合肥先进光源也已启动预研。

合肥有三个大科学装置。合肥研究院建设有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中国科大建设有同步辐射。难得的是,两家同属中国科学院,作为兄弟单位,一直有良好的合作,联合共建一个“国际一流综合性科学研究中心”的想法更是一拍即合。

同时,合肥大科学中心确定的“三步走”发展战略:2014—2015年,筹备建设期;2015—2020年,建设运行期,建成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2020—2030年,完善发展期,建成国际一流综合性科学研究中心,也与国家层面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战略布局不谋而合。

随着建设工程的不断增加,装置缺人的问题开始严重起来,仅靠“招兵买马”似乎也难以解决问题了。

据悉,刚刚开工建设的第四大科学装置“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能够落地安徽,也与合肥大科学中心的“金字招牌”不无关系,它将成为国际磁约束聚变领域参数最高、功能最完备的综合性研究平台。

紧张的筹备工作一直持续到向中科院党组汇报之前。合肥研究院党委书记王英俭记得,他和侯建国直到汇报会开始前,还凑在一起修改PPT。最终,侯建国到北京向中科院党组汇报了合肥大科学中心的建设方案。汇报结束后,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等几位院领导又就筹建方案讨论了许久。

经过几年的磨合,装置联用优势逐渐显现。例如,通过联用稳态强磁场及同步辐射光源,吴文彬、陈峰等首次制备出基于全氧化物外延体系的人工反铁磁体。《科学》杂志审稿人称“该研究在样品质量和表征上堪称绝技,开辟了研究其他氧化物多层膜的新方向”。熊伟、黄光明等人,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再度发现新的脑内谷氨酸生物合成通路,首次阐述日光照射引起与神经系统相关行为变化的深层机制……

在王英俭心中,还期待着更深度的装置联用、学科交叉。“‘大交叉’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但未来很有希望。”他说。

装置离不开用户。据合肥大科学中心综合管理部部长、中国科大生命学院教授田长麟介绍,合肥大科学中心自2015年起,通过经费机制改革上的探索,建立了一项高端用户培育基金,凡满足“三高”——高端科学问题、高端产出、高端技术的用户,高端用户费用直接划拨到各平台,由各平台更有针对性地使用。目前邀请和资助到的用户包括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等,产出SCI论文500余篇。同时,合肥大科学中心还有专项政策鼓励用户在不同装置间实现联用。

合肥大科学中心:光耀“科学城”

陆亚林则认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除了省市领导的全力支持,合肥大科学中心打下的基础功不可没,合肥已先行一步搭建起各部门科技合作的基础框架和模式。后来,在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初期,许多核心文件都来自中科院合肥大科学中心的基础文件。

筑巢引凤

目前,合肥大科学中心正作为核心单元积极全面参与到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中,在安徽省的创新格局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这样的设置体现了以科学为牵引、为科学家服务的宗旨,希望结合两个单位的优势,创新体制机制,促进科学技术的新突破。”合肥大科学中心筹备组成员、中国科大副校长朱长飞认为。

图片 4本版图片均由中科院合肥大科学中心提供

“合肥研究院大装置多,运行维护的力量更集中,偏重满足国家战略需求,大学更侧重前沿探索、人才培养,双方合作是非常好的互补。”合肥研究院院长匡光力表示。

“合肥大科学中心有国内独有的大科学装置,可以提供很好的科研平台,这是我最看重的。”通过中科院“百人计划”加入合肥大科学中心的郝宁研究员表示,合肥的基础科研实力较强、科研氛围较好,尤其是升级为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之后,政策力度明显加大。

本文由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