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 > 产品评测 > 【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乡关何处——乡土文学的

【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乡关何处——乡土文学的

2019-11-04 04:07

《乡愁的辩证法:知青作家的城乡经验及其文学书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书名。“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乡愁是绵长的感伤、怀想与眷恋。然而,李彦姝的这本著作试图告诉我们,某些乡愁隐含了种种转折、缠绕以及微妙的权衡与此消彼长。这一切被形容为“辩证法”。

农耕文明悲壮的解体过程,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乡土作家的现实在场感、问题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新世纪初的乡土小说主题正是沿着这三个维度蓬勃拓展的,关注乡村现实问题已成为一大批优秀作家的共同话题

哪一段历史的回旋制造出如此曲折的内心回声?《乡愁的辩证法》的论述围绕知青文学展开。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众多年轻的知识分子完成了中学教育奔赴乡村定居。文学兴致勃勃地记录沉淀于这个历史事件周围各种复杂的情感经验。作为这些情感经验的记录者,许多作家即是来自当年的“知识青年”,他们的作品汇聚成的独特部落通常被称之为“知青文学”。对于李彦姝来说,重返这个历史事件的一个特殊原因是,她身为“知识青年”的后代——她或许愿意从中寻找自己的精神脐带。换言之,“知青文学”并非一个单纯的考察对象,这一批作品的特殊气息可能渗入或者触动她的人生经验,提供另外一种理解父辈和自己生活的视角。

一个文学主题的兴衰,是社会、文化、政治共同作用的结果,乡土中国的下沉并不能成为解释乡土小说式微的惟一原因,乡土小说作家不必气馁,文学史已经屡屡证明,越是变革的时代越能为经典作品的出现催生灵感

当然,《乡愁的辩证法》首先是一种学术的回望。例如,我们可以在这本著作之中发现文学史意义上的相互权衡——无论是乡土文学、延安作家、还是寻根作家、当代都市作家,一些相近的文学现象都曾作为某种参照出现在“知青文学”的周围。然而,显而易见的是,李彦姝的真正兴趣是城市与乡村两种经验体系的冲突、博弈与相互吸收。《乡愁的辩证法》第一章“城乡之辨与城乡之变”描述了城市与乡村形成的二元结构。正如李彦姝指出的那样,城市与乡村远非仅仅是地貌与自然环境的差异,也不仅仅是悬殊的经济水平,事实上,各种因素的综合使城市与乡村成为两种迥异的文化空间。从社会地位、文化教育、就业机会到见识、趣味、生活品质、风俗习惯,城市与乡村的许多方面几乎南辕北辙。这种状况存在悠久的历史原因。20世纪以来,许多现代作家徘徊于城乡,甚至倍受煎熬。城乡之间的鸿沟始终是文学不可摆脱的一个历史背景。“知青文学”构成了这个主题的特殊一章。相对于文学史的已有段落,“知青文学”提供了哪些前所未有的内容?

中国的乡村聚落已经有一万年的历史,然而进入21世纪,它们每天以惊人的速度在消失。村落或渐渐远去,乡土却仍会继续散发着泥土的芬芳,乡土小说亦然。

李彦姝没有花费更多的精力考察农业经济、移民社会学或者乡土文化结构,她聚焦的是知识青年的“乡愁”——关注两种文化空间带给知识青年的内心波动。怀乡曾经是古今许多文人墨客的精神症结,然而,知识青年的“乡愁”源于两种故乡。迁居乡村的时候,他们刻骨铭心地思念城市与家人;返回城市之后,他们又再度眷恋当年洒下了无数汗水的乡村。许多知识青年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故地重游,乡村成为他们事后认可的又一个精神故乡。某些人的心目中,后面这一种“乡愁”多少有些意外。一个可以想象的疑问是——既然如此,那么多知识青年又有什么必要迫不及待地返回城市?如果说,这种不解代表了庸常的世俗衡量,那么,“知青文学”形象地展示了这种情感涡流的回旋。当然,没有多少当年的知识青年再度回迁乡村,这种“乡愁”的出现毋宁说标志了一种心灵的成熟。正如李彦姝指出的那样:“作家对于他们曾经不以为意甚至深深厌倦的乡村经历萌发出新的兴趣。乡土世界经由文学叙事逐渐演变为一个象征符号、一个寓言王国、一个心灵栖居地。”

乡土小说是乡村生活的艺术再现。乡村是立体的、饱满的、色彩斑驳的生命体,人的歌哭和自然的拔节声在村庄里自由自在地游走。这一切——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构成了作家笔下的乡村。乡村是独立的存在,而文学则是某个时间节点的精神折射,是作家对于某个时间段人的、物的文字记录或者想象。乡土与文学同在。

“知青文学”至少可以证明,乡村的烙印不会从一代人的意识之中消失,“乡愁”始终在无形地校正他们对于生活的想象。《乡愁的辩证法》表明,这种烙印甚至成为一种文化馈赠,正在辗转地打开另一代人的视野。

多声部叙述和时代笔锋

(作者:南帆,系福建省社科院院长)

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中国乡土文学的渊薮可以追溯到《穆天子传》《山海经》的春秋战国时代。尽管难以给乡土小说找到一个确切的时间或者文本源头,但对历史的追寻却让我们认识到乡土小说的历史性、时代性和经典性。

最早创作乡土小说并将其艺术风格命名的是鲁迅。他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导言》中,将上世纪20年代一批作家创作的回忆故乡、抒发乡愁、揭露愚昧、反叛礼教的小说命名为“乡土文学”。乡土小说从日益西化的中国文化的故乡泥土中破土而出,从诞生之日起,它就是凭借对传统文化、对国民性与民族精神的挖掘与批判而倔强地存在。这个时期的乡土小说是彷徨与呐喊,是苦闷与抗争,是破碎与重建,这一基调也成为乡土小说的灵魂所在。

上世纪30年代的乡土小说将目光转向田园灵性,转向乡村底层的人性,转向文化的“边城”,将批判变为冷静而又热心的乡村叙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政治、战争成为新的主题,并形成“山药蛋派”和“荷花淀派”两个乡土小说流派。及至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期,农村题材小说空前增多,阶级斗争以及人们的政治命运成为乡土小说的主题。

上世纪80年代是乡土小说的黄金时期。改革开放成为时代主题,西方文化再次涌入中国,中西文化也再次以非对等性的交流撞击社会现实——城乡和中西双重落差交织成文学与文化的追问。从伤痕文学起步,乡土文学很快进入反思文化、反思历史的叩问状态,在探寻文化走向的迷茫中,寻根文学、知青文学、改革文学纷纷登场。继承并批评“五四”文化传统,批判并挖掘传统文化,学习并质疑西方文化,以国家、民族为整体反思对象的乡土小说作家群体无疑歌声嘹亮。

商业文化和城市文化崛起于上世纪90年代,并以胜利者的姿态推出武侠、言情等商业消费特征鲜明的文学作品,从而消解了沉思般的乡土叙述的影响。中国社会变革的天平开始向城市倾斜,农民纷纷进城打工,农耕文明的传统经济结构、组织形式、伦理关系和价值理念逐步瓦解,乡土小说作家面对日新月异的叙述对象,不得不再次调整自己的笔锋所向。

本文由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乡关何处——乡土文学的

关键词: